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民族第一牌”联想再陷亏损泥潭,杨元庆怎么办

2017-08-29 16:34 | 未知 |
我要分享

当年杨元庆担当联想CAD部总经理,两年之内把CAD部门从销售额3000多万做到3个多亿。后作为联想2号人物,把联想品牌做成了中国第一,一举打破外国品牌称霸中国多年的局面,这个纪录一直保持到如今。也就是说,杨元庆的市场开拓能力毋庸置疑,符合柳传志接班人备选条件之一。

刘军在会议上指出,“一些人缺乏冒险的勇气,求的是四平八稳,缺乏赢得心态和对目标的坚持,只要不做倒数几名就OK。组织失去血性,习惯用老的经验做新事情,甚至只会发号施令,不跑一线,不肯吃苦。”这实际上点明了联想现在的问题,尾大不掉,不能推陈出新。把自己放在第一的位置上太久了,忘记周围还有多人虎视眈眈。

联想的一高管对我说,“杨元庆已经竭尽所能了,但联想集团依旧摇摇欲坠,距离其曾经抵达的高度愈来愈远。旧时联想集团的影子,那个最有希望成为丰碑的意象,日渐模糊起来。”当一个人的能力无法匹配其野心,或者说他拼了命、竭尽所能也无法再靠近其野心一步时,他一定会感到深深的沮丧,乃至绝望,我相信杨元庆的内心一定会被这种沮丧和绝望困扰。

早在一年前,联想的上一个财政年度,移动业务就亏损了3.7亿美元。联想当时对此做出解释,说对摩托罗拉的收购是在2014年10月才完成,短期内难见成效。摩托罗拉的盈利能力确实有待改善,但这样的业绩确实在意料之外。但是经过一年,联想的移动业务非但没有起色,税前亏损更是扩大了26.7%。

此外,企业高层的深厚人脉和超级声望,也决定了联想必然在很多方面都游刃有余。联想创始人柳传志被称为中国整个企业界的教父级人物—其他大佬,比如王石只能被称为某个领域的“教父”。在很多人眼中,似乎唯有任正非可以和柳传志并列。

联想的PC业务刚刚失去了全球第一大PC品牌的位置,被惠普取而代之。其实一季度就有机构认为联想已被惠普夺走了全球第一大PC品牌的位置,二季度多数机构认同了这一结论,失去这个位置对于它来说显然是一个相当大的打击。

除此之外,联想还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放弃不能盈利的业务,明晰未来的方向,而不是萝卜青菜一盘装,什么流行做什么。有消息传出,联想在接洽富士通的手机,这就极为不符合联想的现状,希望其放弃这种通过贸易来拯救公司的想法。

当然,联想的手机败给华为,电脑输给惠普,也不全是杨元庆的错。山崩地裂,泥沙俱下,大大小小的错,总有几个不应该由杨元庆先生负责。就如同联想集团在33年的历史当中,抓住了一些机会,也错失了大把大把的机遇。整体来说,错过的远超过其所得,至少结果如此。

这种“地域优势”和“声望优势”是可以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实际上,无论个人电脑的政府订单,还是智能手机的运营商定制,联想都远远超过竞争对手。在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定制手机市场,联想市场份额长期排名第一,这在中国移动的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根据彭博社报道,联想在2020年前需要偿还30亿美元的债务。而摩托罗拉和IBM却没有给联想带来可持续且可观的利润。联想结合摩托罗拉推出的模块化手机,在中国的手机市场上几乎没有水花,而销售量更是远远地排在了华为、小米和VO后面,在年轻消费者的心中,联想的手机几乎等于不存在。

实际上,外界质疑联想的同时,很多人已经忽略了联想早已不再是以前的联想,这家企业早已“裂变”。财务数据不好看的“联想”其实是“联想集团”,它的CEO是杨元庆,而更大的联想是“联想控股”,它是前者的母公司,董事长是柳传志。

实际上,如今的联想早已不是“卖电脑的”那家发迹于中关村的IT硬件企业。“大联想”正在转型为一家投资控股公司(投机公司),以股权投资的手段,通过资金在各个行业的自由套利,联想在获取“大国红利”的路上走得越来越快。

联想向来善于冲杀市场的猛将刘军已经回归了,要在市场迅速攫取市场份额,自然不能以利润为优先,而且当前的市场环境也不允许它以稳妥的策略应对竞争对手的挑战,下半年就看在刘军的领导下会如何给国内的PC和智能手机市场带来改变。

事实上,联想“不注重”研发早有体现。在2014到2016财年,联想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2.21亿美元、14.91亿美元、13.62亿美元,占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64%、3.32%、3.16%,已经是联想近十年来最高的研发支出占比。

其实,联想的基因就是柳传志一手打造的,旧时代给了联想机会,互联网时代断送了它的机会。以柳传志的格局只会选杨元庆这类的人,孙宏斌就被拍了,联想的文化注定了今天的结局,而联想的文化是柳传志一手打造的,谁都改不了,杨元庆也是这个文化造出来的,是它的一部分。

一方面,在个人电脑、移动终端这两个时代,厂商的竞争格局存在着本质差异,这使得过去的成功经验不再适用,并不是企业管理层执行不力。另一方面,联想本身的“商贸”基因也决定了它在技术创新上的表现,与搞原创研发相比,它更希望快速吃尽“大国红利”。

杨元庆秉承了柳传志的意旨,通过一系列的并购,将联想集团的PC业务一度做成了全球第一,并且依靠成本优势,获取了来之不易的利润。那段时间,作为首席执行官,杨元庆干得算不上坏,只是与其薪酬比起来,给人“性价比”太差的印象,就像是NBA里的洛尔·邓、莱恩·安德森,高薪低能的烂合同。

这一宗交易对公司可以有多大贡献?从业绩上来看,丝毫没有帮助,反而是拖累。截至2016年3月底止,联想的移动业务收入97.79亿美元,按年增加7%;但是扣除会计等其他费用,移动业务税前经营亏损4.69亿美元,即便当时联想集团再财大气粗,也不可以随便的买买买。

目前,由柳传志掌控的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旗下有3家基金,先后投资了神州数码、联想之星、融科智地、正奇金融、汉口银行、神州租车、拜博口腔、佳沃农业、乐视汽车、蔚来汽车等400多个公司,涉及了IT、地产、投资和现代服务业等众多板块,而“卖电脑”的联想集团仅仅是联想控股的一个子版块而已,尽管它的销售收入占前者的大头。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是,近几年,联想控股旗下弘毅投资的“风头”早已盖过了联想集团,而赵令欢在财经媒体中的受欢迎程度正在赶超杨元庆。

手机不行,PC失守,当然联想被甩下第一,更多的原因是对手变强了。先以惠普为例,为了赢回当初被联想抢走的市场份额,惠普开始专注研发和创新。为了迎合年轻的群体,推出了轻薄笔记本和游戏笔记本,一甩过去老旧和保守的理念和外形。

除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联想还要通过VR来拯救自己。但事实上,整个VR领域还没有出现领头羊,像联想这样亏损严重的更是不应该抱有太大的期望。而且,VR和人工智能一样,也是烧钱的业务。虽然联想嘴上说愿意花钱,但事实上,这钱烧得估计也很心疼。

要知道,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需要高额的前期投入和资金,数据、服务器、技术和人才,无一不需花费高额的金钱。在中国,BAT自己有数据的前提下,高额投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联想,一方面说要做出成绩来,另一方面,却又降低研发费用,不得不说是心口不一。

近日,联想集团发布2017年第二季度财报,报告显示联想PC业务盈利减少21%,至2.91亿美元;手机业务亏损1.29亿美元;数据中心业务亏损1.14亿美元,联想集团的综合收入同比下跌0.4%,公司净亏损7200万美元,而这已经是联想从2015财年以来第二次陷入亏损。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联想这一次亏损可能是持续性的。

在战略投资上,柳传志一直主张“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坚持多元化发展”。柳传志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我们从2000年开始做非相关多元化的准备。我很希望让企业活得长一些,想做百年老店,所以联想控股决定做一个非相关多元化的企业,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可以看出,在智能手机时代,联想并没有能够复制其在个人电脑时代的销售渠道优势。其中,有主观原因,但客观原因也非常重要。因为,在世界IT硬件产业的变迁大格局之中,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两种产品,早已有着完全不同的竞争模式。

2016年5月28日,美国财经媒体 CNBC宣布联想集团董事局名誉主席柳传志获得 CNBC 亚洲领袖奖终身成就奖,第二天,杨元庆发微博表达了对柳传志的祝贺,称“是实至名归”。但令人尴尬的是这条微博下热门评论被点赞最多的一条回复是:“柳传志最大的失误是选错了接班人”,不知道杨元庆看到会是什么感想。

近日,市场调研机构TrendForce送出的统计报告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笔记本出货量上,惠普继续保持第一,出货量达到925万台,市场份额达到23.4%,较第一季度增长8.5%。排在第二名的联想,第二季度出货量805万台,市场份额20.1%,较第一季度仅增长0.3%,而在它之后的戴尔、华硕和苹果表现也都很不错,增长率都在10%左右。

运营商定制更大的负面效应是对品牌的“深度伤害”。联想在手机领域的品牌远不及其在个人电脑领域,所以它一直处于品牌营造的过程中。在这个过程中,定制使得厂商无法直接面对消费者,阻碍了其品牌的成长。所以,联想手机远不如联想电脑出名。

PC及平板电脑业务一直是联想集团的最重要收入来源,占整体收入的约70%。据联想财报显示,受到零件短缺和成本上涨,至6月底的二季度,其个人及平板电脑合计销量同比下跌7%至1450万部,市场则同比下跌3%,收入同比持平,为70.05亿美元,溢利同比下跌21%至2.91億美元。目前的联想集团真可谓是四面楚歌。

IT硬件的“大国红利”或许告罄,但其他行业未必,它们或许方兴未艾。“大联想”的投资控股公司之路,其实是用股权的纽带,“通吃”这个大国的每一个领域,这是攫取“大国红利”的最有效途径。当然,这也意味着这家公司可能真的永远要停留在“贸”的阶段了。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