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指责奥数摧残学生顾明远:又该呐喊救救孩子了

2020-06-26 13:24 | 未知 |
我要分享

他指责奥数已经沦为“对学生的摧残”,直言建议教育部取消奥数班。其实,奥数和各种辅导班只是一个特例,它凸现了今天孩子们的成长难度与严酷的社会压力。顾明远教授“救救孩子”的呐喊,使他成为2007年最受关注的教育人物之一。

顾明远,著名教育家,中国教育学会会长。1929年10月生,江苏江阴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院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学评议组召集人、教育硕士专业学位教育指导委员会主任。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去年底在成都建议取消奥数,社会反映非常强烈,但是目前各种奥数班仍然盛行,奥数仍是小升初的敲门砖,在目前这种教育体制和社会竞争形势下,取消奥数恐怕不是那么乐观。

顾明远(以下简称“顾”):我回北京后就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题目是奥数培训必须叫停。学生的课业负担重,奥数是一个特例,又带有普遍性,为了孩子,家长舍得花钱,培训机构大肆招生,唯独把教育的主人公——孩子们的兴趣和感受给漏掉了。家长要正确看待奥数,观念上要觉醒,孩子不是压力越大,学得越多,成绩就越好,教育是有规律的,学奥数要看孩子适合不适合,不能拔苗助长。当然教育部门也要在素质教育方面采取必要的措施,不能把奥数作为入学的应试工具。

记:取消奥数,学生的负担就减轻了吗?现在外面的辅导机构和学校联手办了名目繁多的特色班,家长把孩子的双休日填得满满的,孩子们短暂的童年一点都不快乐。

顾:是。学校控制作业量后,很多家长担心孩子“吃不饱”,把孩子送到校外的辅导班去上课。校外教育不能给孩子“增负”。现在的孩子学得太累了。有些辅导班与校外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不仅大大加重了孩子们的负担,也损害了他们的身体。孩子需要什么样的校外教育?我认为恰恰是能够减轻他们的负担,能够活跃他们学习生活的活动,而不是占用孩子的休息时间,这样的活动应该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的、多样性的,既是课内学习的补充,又是一种有益的调剂。

记:我在网上看了您的一篇文章,标题是“又该呐喊‘救救孩子’了”。我这个当父亲的也有同感。

顾:我是借用鲁迅先生当年的话,在今天封建礼教已经被推翻,孩子们本可以幸福地生活,合理地做人的时代,为什么又要呼吁“救救孩子”?你看看现在孩子们的状况,小学生没有时间玩儿,中学生没有时间睡觉,这样的情况怎么能培养创新型人才?我说的“救救孩子”,不是要把孩子从封建礼教中解放出来,而是要把他们从“考试地狱”中解救出来,从沉重的学业负担压力下解救出来;不是为了让孩子们将来能幸福地生活,而是要让他们在眼前就能过幸福的童年。

记:现在的学校、家长更多关注的是考试成绩,而孩子的健康、幸福成长关注得少了点。

顾:基础教育应该是适合孩子的教育,现在之所以产生矛盾,是考核的方法过于单一、过于功利,把考试当成了目的。教育有了这个目的,当然就产生了矛盾,你考什么我就教什么,这就变成反客为主,把教育本质颠倒了。

记:中国孩子课业负担重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素质教育或快乐教育喊了20年,为什么很难落实?

顾:一些老师也说,高考是指挥棒,不取消高考就难以推进素质教育。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因为现在选拔人才只有考试一途。作为家长,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胜人一筹。每一个校长也都希望自己的学生更多地考上重点中学,考上大学。只要有考试存在,就有应试教育的存在。但是,在中国的国情下,高考是取消不了的,但也有一个如何改革的问题。因此需要研究一种途径,恰当地处理好素质教育与考核的关系,也就是说,教育评价标准这个源头需要改革。

顾:山东、广东等早已实施新课改的一些省区,出台了一系列推进素质教育的评价政策和方法,但从全国来看,还远远不够。我认为,教育评价应该考虑到三个方面,第一,人是有差异性的,社会需要的人才是多样的,评价就该是多元的、个性化的,我国教育最大弊端之一就是不讲差异,用考试“一把尺子”衡量所有的学生。第二是发展的标准,学生是成长的,评价的标准就该坚持发展性,只要学生有发展有进步,就是成绩,就值得赞赏,就是好的教育,不能只看绝对成绩的高低,不要把考核作为逼迫学生死读书的手段。第三,教育要培养高素质人才,当然需要选拔性,但这个选拔不能一考定终身,国外实行全国统一考试的国家也是有多次考试的机会,美国名牌大学的录取还要看学生在高中选修学科的情况,为了考察学生的品德和能力,还要考查学生在中学有没有参加过社会公益工作等等。这些都值得我们借鉴。

顾:对。这是一个要害问题,以分数论英雄,以升学率考评学校、考评教师,只有改变这种评价体系,素质教育的步子才会快一点,我们的孩子才不会陷于题海之中,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接触世界,接触生活,学习更多的知识,做更多的事,思考更多的问题,培养独立思维能力和创造能力。

记:当前对学生压力最大的,也是最棘手的问题是高考制度如何改革,顾教授对此有没有一些建议?

顾:我个人有个设想,高校招生能否分三个层次:一个是高等职业教育中科技含量较低的专业,或者国家急需的专业,不设高等教育入学考试,只凭中学平时考核的成绩录取,这样就可以解放一部分学生。第二个层次是高等职业学校和现行高考第二批第三批录取的本科院校设一次考试,姑且称它为普通水平考试,考试的内容可以是基础性的、全面性的,它可以指挥中学教育不要向深奥的方面去发展。第三个层次是全国重点大学的考试,考试的内容要求高一些,可以考得深一些、难一些,高校也可以有自主加试一些科目的权力。

第二层次的考生,如果考试成绩很好,又想读重点大学的,在一定的分数线上的可以再报考第三层次的考试。同时,录取的时候再结合学生三年的平时成绩,参加社会活动的表现等。这种分层考试组织起来有一定的难度,但它可以避免用一张考卷考所有学生的弊端。总之高考的考试内容和方式都需要改革,方向是有利于学生的个性和创造能力的发展,也能更好地选拔人才。

记:顾教授怎么看中国的基础教育,为什么我们很少培养出具有创新能力的英才?

顾:我国教育之所以培养不了大量拔尖人才,关键原因在于统一规格、统一要求的人才培养模式。要打破人才培养的“大一统”局面,首先中国的学校要设置灵活多样的课程和评价机制,不仅包括列入课表的显性课程,还应包括影响儿童发展的各种活动,从小培养学生对科学文化的兴趣。我读过一位华裔美国学生写的一本书《我在美国上中学》,美国的初中设有选修课,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和能力选择适合自己发展的课程。高中的课程更是多种多样,有300多门课。高中生还可以到大学里选课,将来入大学时,高校承认学生高中选学的学分。美国的考试不是考知识的记忆,而是考对课程的了解、兴趣、理想等等。

其次,还需改革学生评价系统。没有绝对的好学生和坏学生,只有某些方面甲学生优于乙学生,某些方面则乙学生优于甲学生。要用多种视觉、多种标准来评价学生,最终达到扬长避短,促进学生的发展,而不是把某个学生评下去。

第三,最重要的还是教师,教育工作者要有一种开放的、民主的、先进的教育理念,相信人人都能成才。要为每个学生提供他最需要的,或者说最适合他的教育,这才是真正的素质教育。

2007年11月7日,在成都召开的“中小学生作业改革高峰论坛”上,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愤然炮轰中国的奥数:“那简直是对孩子的摧残。我要给教育部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奥数培训。”中小学生的“减负”再次成为热议话题。

据有关人士介绍,尽管国家教育部早已规定,对中小学生不允许举办任何形式文化课辅导班,尤其是奥数培训班,但现在各类奥数班仍然“铺天盖地”,仅成都市每年参加奥数培训的小学和初中生,保守估计在10万人以上。

顾明远教授在论坛上说,“现在孩子的作业负担主要有两种,一是学校的,一是来自家长的。我今年78岁,做教育已经60多年了,我越来越感觉到现在全国中小学生的压力确实很大,作业很多。这里面相当一部分压力来自于家长。他们白天黑夜地送孩子上各种各样的校外培训班,钢琴、英语、舞蹈等等,让很多孩子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特别是让他上没有兴趣的培训班,那简直是对学生的摧残。”

顾教授非常激动地提到自己对奥数的看法。他说,现在数量相当庞大的家长在送自己的孩子参加奥数培训,加重孩子学习负担,这是非常有害的,“那是一种畸形思维。我非常反感强迫孩子参加奥数培训。”

顾明远回忆,20多年前国家教育部讨论在中小学生中设立奥数培训班时,他发表过意见。“当时教育部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想针对极少数有这方面天才的学生,让他们参加国际大赛。没有想到后来那些参加奥数得奖的同学,被大学破格录取了,这样奥数带上了功利性,家长要送孩子学奥数,而不少人把奥数看成赚钱的工具,有的地方已经发展到了疯狂的地步。”

顾明远教授说,奥数教育属特长教育范畴,是一种畸形的数学思维方式,只适合极少数有数学天赋的孩子。强制那些不想学的孩子去学奥数,反而会影响他们学习数学的兴趣,让孩子远离数学。“现在奥数成了万人陪练的项目,如果不叫停它,会毁了很多中小学生。”

顾明远教授指责奥数已经沦为“对学生的摧残”,直言建议教育部取消奥数班。他应该知道自己这么做触犯了很多既得利益者的利益链,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拍案而起,而“救救孩子”的呼声又一次刺痛了中国无数父母的神经。

这几年,各地的奥数培训班在学生的抱怨与舆论谴责声中高烧不退,双休日一大早我走在成都的大街上,到处可看到孩子们去赶奥数班、英语班的身影。一个朋友告诉我,在小升初的竞争中,她和女儿是在奥数题海里度过的。她说没办法呀,奥数成绩、公英证书,这是当前小升初最热门的两块敲门砖。据说,近年北京流行一段话,考硕士比考博士难,中考比高考难,小升初最难!有过小升初孩子的家长对此都有切身的体会。

其实,奥数和各种辅导班只是一个特例,它凸现了孩子们的成长难度与严酷的社会压力。快乐的童年和升学的金砖,今天的孩子只能拥有其中之一,家长宁愿不为孩子选择那些真搞素质教育或快乐教育的学校,给孩子课外加课,理由是为升学做准备。其实,家长的疯狂也是被逼无奈,这就是今天教育的现实。

顾明远说,按照生物进化的理论,越是高等的动物幼年期就会越长,人是最高等的动物,但是,现在我们社会的一些做法正是在想方设法地缩短孩子的儿童期,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对孩子的摧残,在孩子性格成长等方面肯定会产生极负面的影响。他说,“减负”已经喊了很多年了,只有彻底改变中国的教育评价制度,才能把孩子从“考试地狱”中解救出来。(记者 梅柏青)【编辑:侯冬华】请 您 评 论登录注册匿名评论

[国际瞭望]视频:布什晤奥巴马握手后涂消毒液[娱乐旮旯]宋祖德:谢贤女友怀了谢霆锋的孩子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