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宣布疫苗利好消息当天辉瑞CEO在最高点卖出556万美元公司股票

2020-11-12 16:48 | 未知 |
我要分享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美国辉瑞公司(Pfizer)当地时间11月9日宣布了重大利好消息,称其研发的新冠疫苗能阻止90%的感染,时间点可谓是“卡得死死的”。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等美媒当地时间11月11日披露,就在这一好消息带动公司股价飙升的当天,辉瑞CEO阿尔伯特·布尔拉(Albert Bourla)出售了自己所持有的62%公司股票,总价值将近560万美元。

由于此番减持大量股票的时间点极为敏感,布尔拉被外界质疑是想“通过股票交易获利”,辉瑞方面则回应称,此举是今年8月就早已确定好的计划,布尔拉也是通过第三方管理员进行交易的。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身为辉瑞CEO的布尔拉于9日以每股41.94美元的平均价格出售了132508股公司股票,总计近560万美元(556万美元)。

同时,辉瑞股价一年来的最高价为41.99美元,这也就意味着,布尔拉是在近乎于公司股价一年中的最高位上减持了自己约六成的股票。而据CNN披露,辉瑞的另一位高管、公司执行副总裁萨莉·苏斯曼(Sally Susman)同一天也以相同价格出售了43662股股票,交易价值超180万美元。

CNBC的报道称,目前并不清楚布尔拉是何时知晓辉瑞的新冠疫苗“可阻止90%感染”这一数据的,但该公司另一位高管、疫苗研发负责人凯瑟琳·詹森(Dr. Kathrin Jansen)曾告诉《纽约时报》,她是在周日(8日)下午1点得知这一消息的。

11月9日,辉瑞公司及其德国合作伙伴BioNTech共同宣布,两家公司合作研发的候选新冠疫苗,在第三期临床试验首批结果中,预防新冠病毒的有效性超过90%。路透社9日称,该数据远高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所要求的不低于50%的有效率。

受此消息影响,辉瑞公司盘前暴涨近15%,美国多个股指期货盘前纷纷飙升。9日当天,美国三大股指开盘集体大幅高开,道琼斯指数盘初即冲上29933.83点的历史高位,标普500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分别涨出3645.99点、12108.07点的新纪录。

11日,辉瑞公司的发言人向美媒回应称,此次卖出股票是属于一项早已确定的出售计划,早在今年8月19日已经敲定。这一计划由布尔拉制定,他可根据“10b5-1”交易计划定期出售股票。(“10b5-1”交易计划被许多美国企业高管使用,允许公司内部人员在得到某些尚未公开披露的信息时进行股票买卖)

当被问及布尔拉出售股票是否是因为可以从利好消息中获利时,发言人表示,股票的出售是通过第三方管理员进行的,“布尔拉博士在2020年8月19日授权股票管理员出售这些股票,前提是股价至少达到特定的价格。”

辉瑞发言人还称,由于公司股价在11月9日当天达到了“特定的价格”,布尔拉因此卖出了部分股票,目前他还继续持有81812股公司股票。

CNBC报道称,虽然被外界质疑此次出售股票的行为“并不简单”,但“罗伯特·贝尔德研究机构”证券分析师布莱恩·斯科尼(Brian Skorney)为布尔拉进行了辩护,并称这是“这是展示资本主义如何以最佳状态运转的一大亮点”。

斯科尼表示,布尔拉“完全值得这么做”,与有效的新冠疫苗能带给全世界的净效益相比,他所能获得的利润微乎其微。

“不仅如此,我觉得我应该亲自寄钱给布尔拉表示感谢,我们在一条黑暗隧道中能得以看到尽头,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辉瑞及其CEO的努力。”斯科尼说道。

CNBC指出,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辉瑞CEO布尔拉并非是第一个涉嫌利用公司股票套现获利的制药公司或生物科技公司高管。根据此前报道,美国生物科技公司摩德纳(Moderna)自今年1月1日以来,公司股价暴涨超300%,该公司多位高管已共计卖出价值超8000万美元的股票。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就提醒各企业高管,疫情期间不要随意出售股票,因为这一举动可能会造成不良后果。

值得注意的是,在如今新冠疫情高度“政治化”的美国,近期辉瑞公司的疫苗消息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舆论争议。

美国总统大选前的10月27日,作为最后一家美国三期疫苗试验药企,辉瑞曾面对投资者坦诚:大选前不太可能推出疫苗。这一消息,也让特朗普大选前希望推出疫苗助其连任的美梦破碎。

可没曾想,11月3日选举日投票刚刚结束,辉瑞公司9日又立马宣布其研发的候选新冠疫苗在预防新冠病毒上的有效性超过90%。

消息发出后,特朗普第一时间送上“贺电”,其阵营更是将疫苗的出现归功于特朗普和他今年5月启动的疫苗“曲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计划。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还在推特上出言讽刺称,这款疫苗出现的时机“令人惊讶”。

但另一边,辉瑞公司负责研发疫苗的凯瑟琳·詹森却对《纽约时报》透露,公司疫苗在研发过程中没有接受过特朗普政府的资助。詹森甚至表示,“辉瑞从来就不是曲速行动的一员”。

事件发酵后,辉瑞方面澄清,公司的确是“曲速行动”一员,但双方签署的只是一份供应协议,美国政府的资金并未用于研发。

与此同时,随着市场情绪逐渐缓和,欧美流行病专家纷纷出来向辉瑞的疫苗“泼冷水”。

由于美国辉瑞公司的疫苗需要零下60度的超低温存储运输——远低于其他美国药企所研发疫苗所需存储温度。这导致辉瑞运输能力、储存能力不足问题突出,目前很难让足够多的人接种新疫苗。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