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国民女神王冰冰人设崩塌:对不起我不配称为顶流

2021-03-18 14:52 | 未知 |
我要分享

这个鹅蛋脸、水灵灵、明眸皓齿,笑起来眉眼弯弯,甜美可爱,仿佛能治愈整个世界的记者就此成名,化身国民初恋。

入驻B站直接位居榜首,一条视频vlog不到一天,播放破千万涨粉200万;

担任《青年大学习》主持人,30秒不到,播放200万,因观看人数过多,直接崩了系统;

而在这之前,上一个被称为顶流的是娱乐圈自带热搜体质的郑爽,与引发全网众怒的肖战。

铁打的互联网,流水的顶流。世界瞬息万变,流量当头时代,大众从不缺突然蹿红的机会。

一夜成名似乎成了家常便饭,每隔几天就会蹿出来一个网红 ,巨大的流量让越来越多的后来者对网红圈趋之若鹜。

但已经登上“顶流宝座”的王冰冰却笑着退让:“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社畜。”

可现实生活却恰恰相反,在公众视野层出不穷的顶流,大多是那些无实力、更无正面导向的网红。

他以“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自居,自诩“武功极高”,靠着“年轻人不讲武德”“耗子尾汁”等语句迅速屠榜B站和各类短视频平台。

于是,他开始频繁出现在公众视线,自曝拍电影、走穴参加网红活动,霸占微博热搜榜。

他带火的“耗子尾汁”竟然被抢注成了公司商标,任谁都觉得不可思议,可类似的审丑网红却不胜枚举。

一口魔性广西话“好嗨呦”的多余与毛毛姐曾红极一时,一句“奥里给”也能冲上热搜,甚至不知所云的“giao”也在网络盛行......

虽然很多人对马保国是戏谑的态度,可这种“审丑”正极大地促进马保国们的“成功”。

如果说靠恶意扮丑就能风生水起,靠博人眼球就能大快朵颐,这将会是怎样一种价值取向?

可能很多人谈起网红文化,都觉得不过是小事而已,大家就图一乐。可于尚缺乏判断力的未成年而言,这是对他们人生价值体系的毒化。

前几天出门吃饭,就听到两个中学模样的小姑娘聊天:我最近都在玩短视频,如果火了就不用再读书了,现在的网红都是这样。

可网络乱象的整顿,仅凭官方一刀斩断并不能除根,我们还得思考爆火背后的问题。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任何爆极一时的网红其实都有迹可循。因帅也好,因丑也罢,无非都是群体盲从的一场狂欢。

如马保国的走红,是因为B站鬼畜区有人将他的视频恶搞调侃。乏味的生活里,突然出现一个小丑似的角色,供大家取乐。

就像《乌合之众》里提到的那样: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

央视一声令下,马保国们瞬间杳无音讯,人们津津乐道的只有沦为笑料的爆款梗。

“一夜成名,我们容易对速成上瘾。人一旦经历过速成,不自觉地会把这种迅速回报、高效回报当作理所当然。”

而后的路自然都是滑滑梯式的往下。因搞笑眉毛和一脸疑惑表情走红的发际线小吴就是如此。

最后一波流量竟然是他公然调戏女粉,露骨低俗的聊天内容彻底将他打入冷宫,昔日以看小吴为乐的粉丝纷纷骂他“猥琐男”。

据其姐夫透露,小吴在那之后一段时间,没有工作。他接受不了自己突然被打回原形,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也没有经济来源。

即当你接受热度和所谓的“人设”,会慢慢适应。到最后那张“面具”却撕不下来了——因为它早已和你的脸融为一体。

毕竟捷径走过一次,就很容易上瘾。以后每次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走捷径。

她思考许久,觉得自己和其他主持人、明星比,什么长处都没有,因此非常害怕。

她害怕公众对她的喜欢,某一天会转为反感,转为非议和负面评论,这是她无法掌控且不愿看到的。

毕业于吉林大学的王冰冰是正宗985高材生,早在2012年就以优秀的成绩入职央视。

作为一线外景记者,她需要在紧急关头出现在各种洪灾、火灾、车祸事故、高山雪地现场。

8年的经验与沉淀,将她培养成一位全能型选手,德才兼备且甜美可人,这才有了近日刷屏级的爆款。

就像没了热度,还有过硬的专业实力傍身的王冰冰,所谓流量,于她而言只是锦上添花。

还有以“追星锦鲤”被吴亦凡送上热搜的李雪琴,在脱口秀中凭实力开辟出自己的一方天地。

你看,身处2021 ,稍不留神就会锦鲤附体,走上人生巅峰。继续扶摇而上,还是一泻千里全取决于自己。

这是最好的时代,毫不费力就能一夜成名,坐拥顶级流量;这也是最坏的时代,稍不留心就会被流量反噬,坠入万劫不复。

最重要的,是别让自己沦为浮躁时代下,资本的牺牲品。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有能力才能站稳脚跟。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